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校园小说  »  不穿内裤的老师。
「老师,你真美!」 「你从不穿内裤吗」 「啊, 你们你们怎么可以这么没有礼貌!」静怡尽量克制自己的窘态, 故作威严地训斥学生。 「老师上课时给我们看屁股,真性感!」 「老师, 让我们摸一摸吧!」 「胡说!怎么可以这样。 」静怡愤怒地大声训斥。 一个学生显得有些慌神,另一个却色胆包天, 突然一下把老师的超短裙撩了 上来静怡腰部以下顿时赤裸。 两个学生的四只手,恣意地在静怡的屁股和阴部 乱摸。 静怡根本无法制止这种公然的侮辱,只能乱叫, 并不断哀求: 「不要不 要呀……」 正在乱时, 电梯到了底层门开了,两个学生立即规规矩矩地站好了, 而静 怡的下身还赤裸着呢。 「啊!」电梯外面的人群看见静怡如此淫靡, 发出惊叫。 「啊……」静怡没有防备电梯开门,突然暴露在同事同学面前, 感到更加羞 辱一时竟然不知所措,就这么赤裸着下身呆在电梯口。 「老师,我帮你整理裙子吧。 」刚才还乱摸老师的同学,此时装出一副正经 模样, 把静怡的裙子放下来。 然后搀着呆若木鸡的静怡走下电梯。 「真无耻!」 「暴露狂!怎么能在这么小的男同学面前如此非礼!」 「没想到温静怡是色情狂」 人们议论纷纷, 而静怡是有口难言。 只能含羞忍辱。 (4)在学校杂物室内惩罚老师 静怡忐忑不安地来到了位于楼内一角的杂物室门前。 门虚掩着,这里比较僻 静,走廊里只是偶尔远远地瞥见一两个人影。 「笃笃……」 「请进。 」一个男生的声音,低沈沈的。 静怡推开门轻轻地走了进去。 室内很暗、很乱,还有一股霉味,静怡心里不 由得紧张起来。 「你知道要接受惩罚的,现在就检讨吧。 」 静怡努力想看清是谁在说话,可是却左右找不见人。 「怎么办好像不是阿 强可是别人也不会知道我要来这儿的呀」静怡心里犯疑, 可又担心万一是阿 强自己如果不顺从的话, 阿强又要严厉惩罚自己了。 「阿强的惩罚太残酷了, 我真受不了。 」一想起阿强折磨自己时的情形,静怡不禁便浑身颤栗, 她把心一 横好像认命了,开始脱衣服。 「把眼睛闭上。 」低沈的男声命令。 静怡只好闭上眼睛,赤裸着站在地板当 中。 这时候,她突然感到双眼被 上了眼罩,又有人把她的双臂扭到后面绑了起来 。 然后又绑乳房,把乳房高高箍起来,再后来, 绳子穿过胯下深深地勒入肉 缝中。 最后,有人强行把静怡的双腕使劲往上吊,静怡被迫弯下腰。 这下静怡可真够惨的: 赤身裸体被绑吊着, 双乳和肉缝被紧勒着在自己任 教的学校里, 如此丑态令静怡羞愧得恨不能立刻死去。 「温老师,这样子舒服吗」 「啊!是你」 一个女生解开了静怡的眼罩, 静怡一看原来是自己班里的班长栗莉。 「啊!」静怡感到有一只手在猥亵地抚摸她的屁股, 回头一看顿时羞得浑 身颤栗。 原来是同事李维宇,这个李维宇曾经狂热地追求过自己, 可是静怡根本 就没看上他他长相猥琐,为人刻薄, 对女孩子总是色迷迷的今天却在这里看 见自己这副淫靡丑态, 还肆意侮辱自己的屁股真是羞死人了。 「阿强可是阿强在哪呢」静怡被绑在这儿, 无法躲避这个男人的猥亵 也无法躲避自己学生的鄙夷目光。 「阿强没来,让我俩来执行对你的惩罚。 」维宇戏虐地说着。 「老师,给你鞭子。 」栗莉递给维宇一根皮鞭。 「温老师,你的屁股可真漂亮,这么丰满可爱的屁股我还真没玩过, 今天得 罪了。 」说着就狠狠地抽了一鞭子,顿时在肥硕的屁股上留下一道血痕。 「啊!??」静怡痛苦地惨叫一声。 「不许叫,如果你再叫出声,每叫一声, 就增加十鞭子。 」维宇恶狠狠地警 告静怡。 「温老师,你为什么要接受惩罚呢」栗莉故意羞辱静怡。 「啪!」维宇的鞭子在撕咬着柔嫩的屁股: 「快回答。 」 「我……我……我是阿强的奴隶,我没有很好地听从他的话。 我错了,请狠 狠地惩罚我吧,我以后再不敢违抗主人的命令了。 」静怡痛苦地说出她自己都难 以相信的屈辱的话。 皮鞭每抽一下,静怡雪白的屁股就颤栗一下, 剧烈的疼痛感侵袭着静怡的思 维在痛苦之中似乎还有一丝丝的特别的快感。 「老师好淫荡呀,这种情形也会湿成这个样子!」栗莉的手指在静怡的肉缝 上蘸起一滩蜜汁。 「快不要说了,太羞耻了!」静怡的确感到羞耻, 暗恨自己怎么如此下贱 难道血液中真的充满了奴隶的基因吗年轻的肉体很快就发生了敏感的反应。 静 怡在痛苦的深渊里,逐渐体验到被虐待的快感, 她的鼻息开始加重不自觉地呻 吟起来。 被绳子紧紧勒住的肉缝也开始滴下浓浓的蜜汁, 被禁锢的乳房胀得更高 了两粒鲜红的乳头硬挺挺地突起。 「栗莉,过来,给老师服务。 」 「是,老师。 」栗莉乖顺地马上跪在维宇裆前,熟练地掏出阳具, 贪婪地吮 吸舔弄起来。 「丝……啊……好舒服呀!」 「栗莉, 拿杯子来给温老师做些鸡尾酒喝。 」 「嘻嘻,那最好了!」栗莉拿来一只高脚杯, 把维宇的黄乎乎的精液接了半 杯。 「栗莉,再给她尿些尿。 」 「是。 」栗莉毫无羞耻感地就地脱下裤子,当着维宇老师的面, 把杯子对准 嫩嫩的密穴勉强挤出一些尿, 刚好调成一杯。 这时维宇已经把静怡解开了,揽在怀里玩弄她的乳房呢。 静怡不知道维宇与 阿强的关系,不敢反抗, 只好任凭维宇在自己学生面前恣意调笑淫弄。 「来,把这杯营养液喝了。 」栗莉把杯递到静怡面前,一股精液的腥味和尿 液的骚味强烈地刺激着静怡的鼻子。 「快喝!」维宇轻声地命令。 但静怡明显地感觉到了这命令的威严,不得不 接过杯子, 艰难地喝了下去。 在老师闺房里调教肛门 「你知道吗女人的肛门是男人很好的发泄工具, 不过你的肛门现在还是太 紧我要慢慢调教它。 」阿强抚摸着静怡磙圆的屁股说着。 「主人,那会很痛吗」静怡有些担心地问道。 「不会太痛的,宝贝儿。 来,把屁股蹶起来。 」 静怡趴下身子,努力高高蹶起肥大的屁股, 双手还扳开两片臀肉漂亮的菊 花蕾展现在学生眼前。 阿强用指头蘸了一点唾液,轻轻地按压菊花蕾。 花蕾反射 性地抽动,「哈哈,弹性很好。 」阿强手指加力,插入屁眼,感觉到了令人陶醉 的收缩。 「好了宝贝儿,我要插入这根粗木棒了, 你要忍耐一些不许叫出声来。 」 阿强说着,把一根一米多长的、拳头粗细的木棒的头对准静怡的屁眼慢慢扭转。 木棒头上涂了一层猪油,比较润滑,尽管如此, 对于静怡那从未扩张过的肛门来 说也是太过粗大了。 阿强逐渐用力,「啊……啊……」静怡咬紧嘴唇, 她不仅感到巨大的羞耻 也感到娇嫩的屁眼像是要被撕裂一样。 粗大的木棒一寸一寸地插入肛门、插进直 肠。 「啊……痛呀!主人、轻一些,求求您, 停止吧。 」静怡明知乞求是毫无用 处的,可是剧痛还是令她不断地乞求主人的开恩。 终于停止了,静怡已是满身冷汗。 连她自己都难以相信,这么粗的木棒居然 硬是插进了她娇嫩的屁眼, 而且插入足有一尺长。 她能够感觉到肚子里有一根木 棒,她甚至无法弯腰。 「哼哼,主人,你看我。 」静怡强挤出比哭还难看的笑脸,向阿强献媚。 「去拿绳子来。 」 「是,主人。 」静怡想走,可是木棒太长,她无法站立,只好趴下, 像狗一 样爬。 屁眼里的木棒犹如狗尾巴,拖在地上。 「给,主人。 」静怡用嘴叼来绳子,阿强把静怡双手绑在背后, 两只乳房也 绑起来双腿绑成蹲姿,最后再把屁眼里的木棒绑住, 然后把静怡抱上闺房里的 小圆桌使她蹲在桌边, 屁眼里的木棒刚好戳在地板上。 阿强把静怡稍稍往后推 了一下,静怡的身体重心移到了屁眼上, 完全靠木棒支撑屁眼不得不死命缩紧 夹住木棒, 支撑身体否则就可能从桌上跌下来。 捆绑着双手跌下来,那可不是 轻松的事。 阿强然后又拿出一盒油膏,挖出一大块, 涂抹在静怡的阴部、大腿内侧、屁 股和肛门周围。 「这是什么」静怡感到凉丝丝的。 「哈哈,宝贝儿,你就这么蹲着吧,明天早晨再下来吧。 」阿强得意地戏虐 静怡,但并没有告诉她涂的是什么。 「啊!主人,要我这么蹲一夜!」静怡吓得浑身冷战。 「你要乖乖地呦。 」阿强说完就躺在静怡的秀床上,悠闲地欣赏着痛苦的静 怡。 静怡忍不住流出悲哀羞耻的泪珠,只好在自己闺房里这么羞耻地蹲着。 「啊……好难受!」木棒好像在一点一点地更加深入直肠, 静怡为了不跌下 来 肛门的括约肌紧紧地夹住木棒: 「太粗了!太残酷了!」 「时间已过去好久, 大概是半夜了吧」静怡看着安睡的阿强心理别提多 凄凉了。 「原本一个好好的家,自己是名门千金,受人尊敬的教师。 现在却突然 要变成这个小男孩的奴隶,自己连一丁点的反抗馀地都没有。 这真是报应啊!」 静怡思绪万千,强打精神坚持着, 两腿蹲得时间太久好像已经失去感觉,只有 屁眼还在下意思地紧紧收缩着。 「呵,感觉怪怪的」静怡的屁股、阴部、大腿和屁眼有一种越来越骚痒的 感觉。 「啊……啊,这是怎么了这种感觉如此令人麻痹和羞耻我, 我怎么在 这种难堪的情形下还会有这种感觉呢难道我真是天生的淫妇吗」静怡发现这 种感觉好像与男朋友在一起依偎时的感觉相同 有些难受、有些期待也有些快 意。 「啊,越来越强烈了。 」静怡不自觉地开始扭动屁股,深深地插入直肠的木 棒的搅动又进一步撩起恼人的麻痹感。 「阴部好痒呀!真想有根大肉棒使劲插进 来呀!哎呀!我怎么能有这种可耻的慾望……可是……真的想。 」静怡试图用 手自摸阴核,可是双手被绑在背后, 两腿又大大的分开想相互磨擦都不可能。 「啊……啊……好难过呦。 」静怡被一波一波的骚痒折磨着,身不由己地扭 动着大大的屁股, 思维已经混乱堕落到母兽一样唯一还能反射到大脑的信号就 是无穷的淫慾。 「呵……呵……热,我要……我想要。 」静怡就这么眯眯瞪瞪、 在波涛汹涌的性刺激折磨中苦熬了整整一宿。 当第二天阿强睁开眼睛时, 静怡已经进入痴呆的淫靡状态了: 口角上流着白 沫, 淫水流得桌上一滩、地上一滩屁股仍在反射性地扭动, 嗓子里咕噜着母狗 发情一样的淫声。 「哈哈!母狗,夜里的一定舒服死了吧」阿强起来, 一边抚摸着静怡的屁 股一边逗她。 静怡翻了翻白眼,继续扭动,没有答话。 阿强把静怡抱到床上,解开绳子,静怡立刻向是一堆没有骨头的肉团一样瘫 软在床上, 任凭阿强怎样推搡毫无反应。 阿强把粗大的木棍慢慢拔出来,静怡 的屁眼由于整夜的撑胀, 已经红肿里面的菊花肉都翻出来了,而且由于肛门括 约肌长时间紧张, 已经失控屁眼大大地张着,根本无法闭上,阿强可以一直看 到屁眼里面的直肠肉壁。 阿强用手指戳了戳屁眼,菊花蕾只是微微蠕动几下, 仍 然无法闭合。 「好好,很好,再弄几次,你这漂亮的屁眼就可以用了。 」阿强给静怡盖上 被,自己下楼吃早餐去了。 周末这两天的休息日,静怡看来是无法出门了。 戏虐老师的双乳 已经放学有一会儿了, 呆呆地在教室里独坐阿强命令她放学后在此等候。 教学楼里大概已经没有其他人了,很静, 静得有些可怕。 突然,教室的门轻轻地 开了。 阿强、栗莉还有几个男女学生一起悄悄地走了进来。 「老师,你好!」、「老师,你还没走呐」同学们围坐在静怡身边。 「啊,你们也还没走呢」静怡预感到不祥, 可是这么多人阿强能怎么对 待自己呢静怡心中不解, 只好勉强跟学生们应酬。 「老师,你是不是很色」阿强冷不防当着众人问出这样一句。 「啊,我……」静怡顿时红了脸,可是看见阿强那像狼一样的眼光, 静怡不 得不回答: 「是是的。 」 「啊!老师承认很色了。 」 「老师,你湿了吗」 「老师,快给我们看看。 」 「你们,不要,我是老师呀,你们不要这么没有礼貌!」 「你就给他们看看吗, 你本来就是很色的还怕羞吗」 阿强的话具有威力, 静怡顿时蔫了。 在学生的围观下,静怡慢慢撩起裙子, 里面没有内裤, 光光阴部的确已经溢出很多蜜汁了。 静怡不仅给学生们看到了女 人最羞耻的地方, 而且还溢出蜜汁真是羞死人了!静怡索性闭上眼睛。 巨大的 羞辱似乎也给静怡带来某种快感。 「哇!好漂亮的阴部!」 「咦没有毛耶」 「来, 帮老师脱衣服吧。 」 学生们七手八脚地给静怡扒了个精光, 静怡无从反抗也无力反抗,最后只 落得一丝不挂。 这时已经有众多的手在抚弄静怡的全身,乳房、屁股、阴道、屁 眼都受到攻击, 静怡已经身不由己只能任凭学生们侮辱玩弄了。 奴隶的血液在静怡体内沸腾,静怡体验到羞耻与痛苦在她心交织的, 赤黑 色肉体开始强烈反应屁股在扭动、乳房在膨胀, 阴唇在缠绕着挖弄的手指鼻 息粗重、呻吟不停, 蜜汁已经开始大量溢出。 「啊……嗯……噢……」 「大家停一停, 老师最喜欢蜡烛我们一起让老师高潮吧。 」阿强指导着同 学把静怡绑了起来,然后每人点燃了一枝蜡烛。 「啪……吱……啊……」 一滴滴的烛油, 滴落在静怡娇嫩丰满的乳房和乳头上火热的灼痛刺激得静 怡浑身颤抖, 乳房在微微摇晃但却不可掩饰地高高挺起,这种羞辱和灼痛给静 怡带来前所未有的快感, 静怡早已抛弃老师的自尊、抛弃女人的自尊完全沈湎 于性的海浪里。 「啊……好痛……好烫……啊……」静怡发疯似地扭动着全身, 「我要…… 我要、……再插深一些。 」静怡得阴道和屁眼里都插入了好多根蜡烛, 她正在追 逐着它们。 「啊!……」静怡正在高潮当中,阿强却突然把烛油滴在静怡凸起的阴蒂上 面, 娇嫩的阴蒂又如何能抗住灼烫的烛滴静怡顿时从高潮中一直跌入痛苦的地 狱, 那种难受「老师你真美!」 「你从不穿内裤吗」 「啊, 你们你们怎么可以这么没有礼貌!」静怡尽量克制自己的窘态, 故作威严地训斥学生。 「老师上课时给我们看屁股,真性感!」 「老师, 让我们摸一摸吧!」 「胡说!怎么可以这样。 」静怡愤怒地大声训斥。 一个学生显得有些慌神,另一个却色胆包天, 突然一下把老师的超短裙撩了 上来静怡腰部以下顿时赤裸。 两个学生的四只手,恣意地在静怡的屁股和阴部 乱摸。 静怡根本无法制止这种公然的侮辱,只能乱叫, 并不断哀求: 「不要不 要呀……」 正在乱时, 电梯到了底层门开了,两个学生立即规规矩矩地站好了, 而静 怡的下身还赤裸着呢。 「啊!」电梯外面的人群看见静怡如此淫靡, 发出惊叫。 「啊……」静怡没有防备电梯开门,突然暴露在同事同学面前, 感到更加羞 辱一时竟然不知所措,就这么赤裸着下身呆在电梯口。 「老师,我帮你整理裙子吧。 」刚才还乱摸老师的同学,此时装出一副正经 模样, 把静怡的裙子放下来。 然后搀着呆若木鸡的静怡走下电梯。 「真无耻!」 「暴露狂!怎么能在这么小的男同学面前如此非礼!」 「没想到温静怡是色情狂」 人们议论纷纷, 而静怡是有口难言。 只能含羞忍辱。 (4)在学校杂物室内惩罚老师 静怡忐忑不安地来到了位于楼内一角的杂物室门前。 门虚掩着,这里比较僻 静,走廊里只是偶尔远远地瞥见一两个人影。 「笃笃……」 「请进。 」一个男生的声音,低沈沈的。 静怡推开门轻轻地走了进去。 室内很暗、很乱,还有一股霉味,静怡心里不 由得紧张起来。 「你知道要接受惩罚的,现在就检讨吧。 」 静怡努力想看清是谁在说话,可是却左右找不见人。 「怎么办好像不是阿 强可是别人也不会知道我要来这儿的呀」静怡心里犯疑, 可又担心万一是阿 强自己如果不顺从的话, 阿强又要严厉惩罚自己了。 「阿强的惩罚太残酷了, 我真受不了。 」一想起阿强折磨自己时的情形,静怡不禁便浑身颤栗, 她把心一 横好像认命了,开始脱衣服。 「把眼睛闭上。 」低沈的男声命令。 静怡只好闭上眼睛,赤裸着站在地板当 中。 这时候,她突然感到双眼被 上了眼罩,又有人把她的双臂扭到后面绑了起来 。 然后又绑乳房,把乳房高高箍起来,再后来, 绳子穿过胯下深深地勒入肉 缝中。 最后,有人强行把静怡的双腕使劲往上吊,静怡被迫弯下腰。 这下静怡可真够惨的: 赤身裸体被绑吊着, 双乳和肉缝被紧勒着在自己任 教的学校里, 如此丑态令静怡羞愧得恨不能立刻死去。 「温老师,这样子舒服吗」 「啊!是你」 一个女生解开了静怡的眼罩, 静怡一看原来是自己班里的班长栗莉。 「啊!」静怡感到有一只手在猥亵地抚摸她的屁股, 回头一看顿时羞得浑 身颤栗。 原来是同事李维宇,这个李维宇曾经狂热地追求过自己, 可是静怡根本 就没看上他他长相猥琐,为人刻薄, 对女孩子总是色迷迷的今天却在这里看 见自己这副淫靡丑态, 还肆意侮辱自己的屁股真是羞死人了。 「阿强可是阿强在哪呢」静怡被绑在这儿, 无法躲避这个男人的猥亵 也无法躲避自己学生的鄙夷目光。 「阿强没来,让我俩来执行对你的惩罚。 」维宇戏虐地说着。 「老师,给你鞭子。 」栗莉递给维宇一根皮鞭。 「温老师,你的屁股可真漂亮,这么丰满可爱的屁股我还真没玩过, 今天得 罪了。 」说着就狠狠地抽了一鞭子,顿时在肥硕的屁股上留下一道血痕。 「啊!??」静怡痛苦地惨叫一声。 「不许叫,如果你再叫出声,每叫一声, 就增加十鞭子。 」维宇恶狠狠地警 告静怡。 「温老师,你为什么要接受惩罚呢」栗莉故意羞辱静怡。 「啪!」维宇的鞭子在撕咬着柔嫩的屁股: 「快回答。 」 「我……我……我是阿强的奴隶,我没有很好地听从他的话。 我错了,请狠 狠地惩罚我吧,我以后再不敢违抗主人的命令了。 」静怡痛苦地说出她自己都难 以相信的屈辱的话。 皮鞭每抽一下,静怡雪白的屁股就颤栗一下, 剧烈的疼痛感侵袭着静怡的思 维在痛苦之中似乎还有一丝丝的特别的快感。 「老师好淫荡呀,这种情形也会湿成这个样子!」栗莉的手指在静怡的肉缝 上蘸起一滩蜜汁。 「快不要说了,太羞耻了!」静怡的确感到羞耻, 暗恨自己怎么如此下贱 难道血液中真的充满了奴隶的基因吗年轻的肉体很快就发生了敏感的反应。 静 怡在痛苦的深渊里,逐渐体验到被虐待的快感, 她的鼻息开始加重不自觉地呻 吟起来。 被绳子紧紧勒住的肉缝也开始滴下浓浓的蜜汁, 被禁锢的乳房胀得更高 了两粒鲜红的乳头硬挺挺地突起。 「栗莉,过来,给老师服务。 」 「是,老师。 」栗莉乖顺地马上跪在维宇裆前,熟练地掏出阳具, 贪婪地吮 吸舔弄起来。 「丝……啊……好舒服呀!」 「栗莉, 拿杯子来给温老师做些鸡尾酒喝。 」 「嘻嘻,那最好了!」栗莉拿来一只高脚杯, 把维宇的黄乎乎的精液接了半 杯。 「栗莉,再给她尿些尿。 」 「是。 」栗莉毫无羞耻感地就地脱下裤子,当着维宇老师的面, 把杯子对准 嫩嫩的密穴勉强挤出一些尿, 刚好调成一杯。 这时维宇已经把静怡解开了,揽在怀里玩弄她的乳房呢。 静怡不知道维宇与 阿强的关系,不敢反抗, 只好任凭维宇在自己学生面前恣意调笑淫弄。 「来,把这杯营养液喝了。 」栗莉把杯递到静怡面前,一股精液的腥味和尿 液的骚味强烈地刺激着静怡的鼻子。 「快喝!」维宇轻声地命令。 但静怡明显地感觉到了这命令的威严,不得不 接过杯子, 艰难地喝了下去。 在老师闺房里调教肛门 「你知道吗女人的肛门是男人很好的发泄工具, 不过你的肛门现在还是太 紧我要慢慢调教它。 」阿强抚摸着静怡磙圆的屁股说着。 「主人,那会很痛吗」静怡有些担心地问道。 「不会太痛的,宝贝儿。 来,把屁股蹶起来。 」 静怡趴下身子,努力高高蹶起肥大的屁股, 双手还扳开两片臀肉漂亮的菊 花蕾展现在学生眼前。 阿强用指头蘸了一点唾液,轻轻地按压菊花蕾。 花蕾反射 性地抽动,「哈哈,弹性很好。 」阿强手指加力,插入屁眼,感觉到了令人陶醉 的收缩。 「好了宝贝儿,我要插入这根粗木棒了, 你要忍耐一些不许叫出声来。 」 阿强说着,把一根一米多长的、拳头粗细的木棒的头对准静怡的屁眼慢慢扭转。 木棒头上涂了一层猪油,比较润滑,尽管如此, 对于静怡那从未扩张过的肛门来 说也是太过粗大了。 阿强逐渐用力,「啊……啊……」静怡咬紧嘴唇, 她不仅感到巨大的羞耻 也感到娇嫩的屁眼像是要被撕裂一样。 粗大的木棒一寸一寸地插入肛门、插进直 肠。 「啊……痛呀!主人、轻一些,求求您, 停止吧。 」静怡明知乞求是毫无用 处的,可是剧痛还是令她不断地乞求主人的开恩。 终于停止了,静怡已是满身冷汗。 连她自己都难以相信,这么粗的木棒居然 硬是插进了她娇嫩的屁眼, 而且插入足有一尺长。 她能够感觉到肚子里有一根木 棒,她甚至无法弯腰。 「哼哼,主人,你看我。 」静怡强挤出比哭还难看的笑脸,向阿强献媚。 「去拿绳子来。 」 「是,主人。 」静怡想走,可是木棒太长,她无法站立,只好趴下, 像狗一 样爬。 屁眼里的木棒犹如狗尾巴,拖在地上。 「给,主人。 」静怡用嘴叼来绳子,阿强把静怡双手绑在背后, 两只乳房也 绑起来双腿绑成蹲姿,最后再把屁眼里的木棒绑住, 然后把静怡抱上闺房里的 小圆桌使她蹲在桌边, 屁眼里的木棒刚好戳在地板上。 阿强把静怡稍稍往后推 了一下,静怡的身体重心移到了屁眼上, 完全靠木棒支撑屁眼不得不死命缩紧 夹住木棒, 支撑身体否则就可能从桌上跌下来。 捆绑着双手跌下来,那可不是 轻松的事。 阿强然后又拿出一盒油膏,挖出一大块, 涂抹在静怡的阴部、大腿内侧、屁 股和肛门周围。 「这是什么」静怡感到凉丝丝的。 「哈哈,宝贝儿,你就这么蹲着吧,明天早晨再下来吧。 」阿强得意地戏虐 静怡,但并没有告诉她涂的是什么。 「啊!主人,要我这么蹲一夜!」静怡吓得浑身冷战。 「你要乖乖地呦。 」阿强说完就躺在静怡的秀床上,悠闲地欣赏着痛苦的静 怡。 静怡忍不住流出悲哀羞耻的泪珠,只好在自己闺房里这么羞耻地蹲着。 「啊……好难受!」木棒好像在一点一点地更加深入直肠, 静怡为了不跌下 来 肛门的括约肌紧紧地夹住木棒: 「太粗了!太残酷了!」 「时间已过去好久, 大概是半夜了吧」静怡看着安睡的阿强心理别提多 凄凉了。 「原本一个好好的家,自己是名门千金,受人尊敬的教师。 现在却突然 要变成这个小男孩的奴隶,自己连一丁点的反抗馀地都没有。 这真是报应啊!」 静怡思绪万千,强打精神坚持着, 两腿蹲得时间太久好像已经失去感觉,只有 屁眼还在下意思地紧紧收缩着。 「呵,感觉怪怪的」静怡的屁股、阴部、大腿和屁眼有一种越来越骚痒的 感觉。 「啊……啊,这是怎么了这种感觉如此令人麻痹和羞耻我, 我怎么在 这种难堪的情形下还会有这种感觉呢难道我真是天生的淫妇吗」静怡发现这 种感觉好像与男朋友在一起依偎时的感觉相同 有些难受、有些期待也有些快 意。 「啊,越来越强烈了。 」静怡不自觉地开始扭动屁股,深深地插入直肠的木 棒的搅动又进一步撩起恼人的麻痹感。 「阴部好痒呀!真想有根大肉棒使劲插进 来呀!哎呀!我怎么能有这种可耻的慾望……可是……真的想。 」静怡试图用 手自摸阴核,可是双手被绑在背后, 两腿又大大的分开想相互磨擦都不可能。 「啊……啊……好难过呦。 」静怡被一波一波的骚痒折磨着,身不由己地扭 动着大大的屁股, 思维已经混乱堕落到母兽一样唯一还能反射到大脑的信号就 是无穷的淫慾。 「呵……呵……热,我要……我想要。 」静怡就这么眯眯瞪瞪、 在波涛汹涌的性刺激折磨中苦熬了整整一宿。 当第二天阿强睁开眼睛时, 静怡已经进入痴呆的淫靡状态了: 口角上流着白 沫, 淫水流得桌上一滩、地上一滩屁股仍在反射性地扭动, 嗓子里咕噜着母狗 发情一样的淫声。 「哈哈!母狗,夜里的一定舒服死了吧」阿强起来, 一边抚摸着静怡的屁 股一边逗她。 静怡翻了翻白眼,继续扭动,没有答话。 阿强把静怡抱到床上,解开绳子,静怡立刻向是一堆没有骨头的肉团一样瘫 软在床上, 任凭阿强怎样推搡毫无反应。 阿强把粗大的木棍慢慢拔出来,静怡 的屁眼由于整夜的撑胀, 已经红肿里面的菊花肉都翻出来了,而且由于肛门括 约肌长时间紧张, 已经失控屁眼大大地张着,根本无法闭上,阿强可以一直看 到屁眼里面的直肠肉壁。 阿强用手指戳了戳屁眼,菊花蕾只是微微蠕动几下, 仍 然无法闭合。 「好好,很好,再弄几次,你这漂亮的屁眼就可以用了。 」阿强给静怡盖上 被,自己下楼吃早餐去了。 周末这两天的休息日,静怡看来是无法出门了。 戏虐老师的双乳 已经放学有一会儿了, 呆呆地在教室里独坐阿强命令她放学后在此等候。 教学楼里大概已经没有其他人了,很静, 静得有些可怕。 突然,教室的门轻轻地 开了。 阿强、栗莉还有几个男女学生一起悄悄地走了进来。 「老师,你好!」、「老师,你还没走呐」同学们围坐在静怡身边。 「啊,你们也还没走呢」静怡预感到不祥, 可是这么多人阿强能怎么对 待自己呢静怡心中不解, 只好勉强跟学生们应酬。 「老师,你是不是很色」阿强冷不防当着众人问出这样一句。 「啊,我……」静怡顿时红了脸,可是看见阿强那像狼一样的眼光, 静怡不 得不回答: 「是是的。 」 「啊!老师承认很色了。 」 「老师,你湿了吗」 「老师,快给我们看看。 」 「你们,不要,我是老师呀,你们不要这么没有礼貌!」 「你就给他们看看吗, 你本来就是很色的还怕羞吗」 阿强的话具有威力, 静怡顿时蔫了。 在学生的围观下,静怡慢慢撩起裙子, 里面没有内裤, 光光阴部的确已经溢出很多蜜汁了。 静怡不仅给学生们看到了女 人最羞耻的地方, 而且还溢出蜜汁真是羞死人了!静怡索性闭上眼睛。 巨大的 羞辱似乎也给静怡带来某种快感。 「哇!好漂亮的阴部!」 「咦没有毛耶」 「来, 帮老师脱衣服吧。 」 学生们七手八脚地给静怡扒了个精光, 静怡无从反抗也无力反抗,最后只 落得一丝不挂。 这时已经有众多的手在抚弄静怡的全身,乳房、屁股、阴道、屁 眼都受到攻击, 静怡已经身不由己只能任凭学生们侮辱玩弄了。 奴隶的血液在静怡体内沸腾,静怡体验到羞耻与痛苦在她心交织的, 赤黑 色肉体开始强烈反应屁股在扭动、乳房在膨胀, 阴唇在缠绕着挖弄的手指鼻 息粗重、呻吟不停, 蜜汁已经开始大量溢出。 「啊……嗯……噢……」 「大家停一停, 老师最喜欢蜡烛我们一起让老师高潮吧。 」阿强指导着同 学把静怡绑了起来,然后每人点燃了一枝蜡烛。 「啪……吱……啊……」 一滴滴的烛油, 滴落在静怡娇嫩丰满的乳房和乳头上火热的灼痛刺激得静 怡浑身颤抖, 乳房在微微摇晃但却不可掩饰地高高挺起,这种羞辱和灼痛给静 怡带来前所未有的快感, 静怡早已抛弃老师的自尊、抛弃女人的自尊完全沈湎 于性的海浪里。 「啊……好痛……好烫……啊……」静怡发疯似地扭动着全身, 「我要…… 我要、……再插深一些。 」静怡得阴道和屁眼里都插入了好多根蜡烛, 她正在追 逐着它们。 「啊!……」静怡正在高潮当中,阿强却突然把烛油滴在静怡凸起的阴蒂上 面, 娇嫩的阴蒂又如何能抗住灼烫的烛滴静怡顿时从高潮中一直跌入痛苦的地 狱, 那种难受痛苦的感觉是静怡有生以来第一次经历的